陳嘉珉 / 陳嘉珉:說文... / 陳嘉珉:國內圖書語文錯誤(01)(法律出...

0 0

   

陳嘉珉:國內圖書語文錯誤(01)(法律出版社《證據法學》)

原創
2019-06-01  陳嘉珉

【江偉主編、湯維建副主編:《證據法學》,法律出版社19995月第1版,19998月第2次印刷。責任編輯:劉偉俊。定價:22.50元】

1.   4頁倒數第3行:“上述所言,實際上也[體示]出程序保障的內涵,”——句中“體示”二字應為“體現”一詞。

2.   34頁第89行:“即使其證據證明的事實[上]真實的,”——句中“上”字應為“是”。

3.   69頁倒數第5行:“成為[個個]證明對象。”——句中“個個”二字應為“各個”一詞。

4.  103頁第68行:“而難以用一、兩個簡單的公式恰當地解決訴訟中出現的[形形式式]的證明責任分配問題。”——句中“形形式式”應為“形形色色”。

5.  104頁第2行:“以上就是證明責任分配的各種學說及其[演革]過程。”——句中“演革”應為“演變”一詞。

6.  172頁第4行:“當事人提出異議的方式可以[]口頭的,”——“可以”一詞之后應插入“是”字。

7.  190頁倒數第13行:“傳聞證據排除規則[的]有利于確保法官和當事人直接與提供陳述的證人接觸,”——句中第一個“的”字多余,應刪除。

8.  191頁第34行:“從當事人的角度來看,質辯[]其基本的訴訟權利之一,”——“其”字之前應插入“是”字。

9.  193頁倒數第2行:“非法證據是違法行為的結果,是執法機關、律師或者當事人實施違法行為[]客觀標志。”——句中第二個“行為”一詞之后應插入“的”字。

10.  216頁倒數第11行:“其理由是針對認為合法性是訴訟[]的基本特征的觀點進行了反駁,”——根據前后文的慣用法,“訴訟”一詞后應插入“證據”一詞。

11.  217頁注①:“中國人民[]出版社”——“人民”之后應插入“大學”一詞。

12.  230頁第9行:“所以我們[對]將其放在一起討論。”——句中“對”字多余,應刪除。

13.  239頁第23行:“第三,最佳證據[best evidence]與次要證據[(seconclnryevidence]。”——英文單詞“seconclnry”應為“secondary”。

14.  245頁第14行:“配合執法機關[和]檢查監督和調查。”——句中第一個“和”字應為“的”字。

15.  252頁第46行:“這就[]一切執法人員和律師在調查收集證據時遵守法定程序和操作規程,”——根據上文意思,句首“這就”之后應插入“要求”一詞。

16.  252頁第1011行:“在當事人提交或者執法機關和律師調查收集的[具有]證據材料中,”——句中的“具有”一詞應刪除。

17.  253頁第78行:“執法機關[與]調查收集證據時沒有也不應當有傾向性,”——句中“與”字應為“在”字。

18.  253頁第911行:“律師作為訴訟代理人或者辯護人,其參加訴訟的主要任務之一是維護本方當事人的權益,[雖然全面]。”——句末“雖然全面”一句不解,似應刪除。

19.  253頁倒數第9行:“這就要求[在]執法機關和律師在調查收集證據過程中,”——句中第一個介詞“在”應刪除。

20.  253頁倒數第7行:“執法人員和律師應當有計劃、有步驟[得]逐一調查收集相應的證據和證據材料。”——句中副詞“得”應為“地”。

21.  254頁第34行:“我國三大訴訟法就調查收集證據的具體行為[規定了]方式、方法作了原則性規定。”——此句文理不通,“規定了”三字似應改為“的”字,或者刪除。

22.  255頁倒數第11行:“向有關的[地位]和個人調取證據的訴訟行為。”——句中“地位”一詞應為“單位”。

23.  256頁第10行:“這是以證據的[種類]為標準所作的分類。”——此處要講的是對證據學理上的劃分,根據前述慣例,證據的學理劃分應用“分類”一詞,因此句中“種類”一詞應改為“分類”。

24.  258頁第67行:“冤假錯案是有相當數量是由于沒有調查收集證據或者調查收集的證據不確實、不充分。”——此句文理不通,應改為“有相當數量的冤假錯案是由于沒有調查收集證據或者調查收集的證據不確實、不充分造成的。”

25.  258頁倒數第7行:“由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配合],”——根據前后文義,句末“配合”應為“不與配合”。

26.  259頁倒數第10行:“法定[期限]是指法律規定的執法機關職權的范圍,”——根據前文標題含義,句中“期限”一詞應為“權限”。

27.  259頁倒數第1行至260頁第1行:“嚴禁刑訊逼供和以威脅、引誘、欺騙嚴禁其他非法方法收集證據。”(刑事訴訟法第43條)——詞句引文錯亂。刑事訴訟法第43條原文為:“嚴禁刑訊逼供和以威脅、引誘、欺騙以及其他非法的方法收集證據。”

28.  261頁倒數第3行:“上述規定和司法解釋比較明確地規范[和]當事人舉證和人民法院調查取證之間的分工。”——句中第二個“和”字應改為“了”字。

29.  263頁第11行:“以為審判的順利[]奠定良好的事實基礎。”——“順利”之后應插入“進行”一詞。

30.  264頁倒數第5行:“這些看起來似乎微不足[到]的物品和痕跡卻可能成為定案證據。”——句中“到”字應為“道”。

31.  267頁第6行:“這些規定是執法機關依靠群眾[]法律依據。”——句中“群眾”一詞之后應插入“的”字。

32.  281頁第89行:“而既[要]證明力的證據材料未必具有證據資格。”——句中“要”字應為“有”字。

33.  284頁倒數第11行:“調查階段獲得的[]魚龍混雜、良莠不齊。”——根據前文含義,句中“的”字之后應插入“證據”一詞。

34.  296頁倒數第12行:“是適用特定的法律條文必須[]的基本的事實要件。”——根據前文含義,句中“必須”一詞之后應插入“具備”一詞。

35.  297頁倒數第12行:“這就要求執法人員充分[符合]主觀能動性,”——根據前文含義,句中“符合”一詞應改為“發揮”一詞。

36.  298頁倒數第7行:“方法的好壞直接影響[效果]審查判斷證據的效果和認定結論的質量。”——句中第一個“效果”一詞應刪除。

37.  299頁倒數第9行:“既[要]較強的真實性;”——根據前文含義,句中“要”字應改為“有”字。

38.  316頁第12行:“是在案件事實的發生過程中[現成]的結果,”——句中“現成”一詞應改為“形成”。

39.  316頁倒數第5行:“已經發現和提取的物證可以為偵查和調查[通過]線索和方向。”——句中“通過”一詞應改為“提供”。

40.  324頁第67行:“而審查判斷物證反過來有助于進一步[]其他物證。”——根據前后文義,“進一步”之后應插入“調查收集”。

41.  330頁倒數第9行:“可以將[證據]劃分為不同的類別。”——根據前后文義,句中“證據”一詞應改為“書證”。

42.  348頁第910行:“應當在法學研究[只]沿用,”——句中“只”字應為“中”字。

43.  350頁第4行:“電腦資料的特點[上]體積小,”——句中“上”字應為“是”字。

44.  358頁第45行:“執法人員可以采取監聽或者監視措施[過程中]制作視聽資料。”——句中“過程中”三字應刪除。

45.  358頁第910行:“調取視聽資料的方法[與同]收集物證、書證一樣,”——句中“與”、“同”二字同義,應刪除其中之一。

46.  360頁第4行:“真實性[]一切證據具有證據資格和證明力的前提,”——句中“真實性”一詞之后應插入“是”字。

47.  360頁第1112行:“視聽資料的真實性[重要]表現為視聽資料的制作過程是否連續,”——句中“重要”一詞應為“主要”。

48.  380頁第1012行:“對證人的詢問,目的[再于]獲得證人證言及澄清一些證人在陳述過程中沒有說清楚的問題。”——句中“再于”一詞應為“在于”。

49.  396頁倒數第10行:“只要是出自被害人的真實[意識]表示并有正當理由,”——根據法律術語習慣用法,句中“意識”一詞應為“意思”。

50.  401頁第7行:“有些可能會[對]其名譽受到影響,”——句中“對”字應改為“使”字。

51.  442頁倒數第2行:“已經結案的同案人供述,也不[易]作為認定尚未結案的同案人罪行的唯一證據。”——根據前文含義,句中“易”應為“能”字。

陳嘉珉20009月)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福利彩票喜乐彩开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