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林之家 / 婚戀心力 / 《紅樓夢》:有一種女人,嫁給誰都會幸福

0 0

   

《紅樓夢》:有一種女人,嫁給誰都會幸福

2019-06-10  茂林之家

文 | 花樣年華 

紅樓夢大約是古今寫人物第一書,里面各色女子真多。孤傲多淚的黛玉,圓潤玲瓏的寶釵,潑辣精明的鳳姐,天真浪漫的寶琴,率性可愛的湘云……

一個個形象穿越千年,給一代代讀者留下深刻印象,更有一眾嬌俏可人的丫頭,她們個性鮮明,性格迥異,令人耳目一新。

這些女孩大多十幾歲,嬌艷欲滴,在大觀園中一起生活,為什么是出場次數寥寥無幾,存在感不強,才情不算出色,容貌未見有多驚艷,低調不爭的岫煙,最后獲得美滿的姻緣呢?

《紅樓夢》:有一種女人,嫁給誰都會幸福

愛是第一眼的乍見初歡

那一年,岫煙和父母背井離鄉一路北上,向著京城的方向。

岫煙的名字是有來歷的,岫者,山穴,峰巒也。岫煙二字合在一起,青山隱隱,云煙裊裊,正是一幅山高水長的超脫意境。

煙相貌雖不是傾城國色,卻也淡眉如秋水,玉肌伴輕風。如深谷蘭草,清秀雅逸。

可惜造化弄人。

岫煙幼時家貧,父親品行粗鄙不堪,母親慫且無用,越往后家徒四壁,竟致不能糊口,想著家里還有位給鐘鳴鼎食之家做繼室的胞親,在別無它法的情況下,千里投奔。

賈家乃京城豪門,跨進深宅大院,蚰煙眼見,雕欄畫棟,不一而足,珠圍翠繞,心里暗嘆:果然富埒陶白,不同一般富貴人家。

《紅樓夢》:有一種女人,嫁給誰都會幸福

簪纓世胄,朱門繡戶,父母眼中流露的一絲的喜不自勝她看在眼里,卻全然不似父母心思,她望向園子角落的最偏最低矮的一處廂房,如若天漸憐我,倘有一息安身立命之所,就足矣!

事也湊巧,當他們一家三口立于管事的王夫人上房處,屋子里竟黑壓壓站了一地。從進進出出的丫頭小廝們幾句低聲耳語,蚰煙得知,當日與他們三人同期到達的,還有幾位新客人。

三女一男,座上幾位女眷,一個個生得花容月貌,錦衣華服,風姿綽約,婷婷裊裊。

還有一位青年公子很是引人注目。

那位公子豐神俊朗,身軀凜凜,相貌堂堂,身上衣著華貴,一看就是非富即貴。

她望向公子時,沒想到那位公子正看向她,她迅速頷首,千里奔波,她的衣衫破舊不堪,且風塵仆仆,雖然自己不甚在意,但到底有失體面,一抹暗紅襲上雙頰。

那抹紅云把女兒的嬌羞暴露無遺,公子的眼神加深幾分。眼神交匯處,一場情義暗合在內心潛滋暗長。

一面之緣,恰似月老不經意牽下的紅線。

很多人在回憶自己第一次與愛人見面時,衣著,服飾,甚至頭發朝哪一個方向梳,都一清二楚。那是一生的定格。

錢學森1947年回國探親,那時的他已是麻省理工學院最年輕的終身教授,意氣風發。在歡迎舞會上,錢學森第一次產生心動的感覺就是對小8歲的“小妹”——蔣英。

而楊絳與錢鐘書第一次在清華見面,僅此一眼,他們心中便認定了對方。多年之后,她依舊能夠清晰地回憶起當時的畫面:他身著青布大褂,腳踏毛底布鞋,戴一副老式眼鏡,眉宇間蔚然而深秀。

一見鐘情,乍見歡喜。

不過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樣,就結下一世情緣。

《紅樓夢》:有一種女人,嫁給誰都會幸福

能把壞日子過好的姑娘,不簡單

日子如水。

長長,且淡。

岫煙且在姑母邢夫人處暫得一處庇佑之所,因得園子里大家長賈母的喜愛,賈母發話:“你侄女也不必家去了,園里住幾天,逛逛再回去。”

邢夫人自然樂意,放心把岫煙交給鳳姐安排。一番照拂下岫煙與賈府的二小姐迎春在紫菱洲同吃同住,住在元妃省親修建的大觀園內,她與府上的小姐一樣,每月還有鳳姐調撥的二兩銀子的月例。

這一切就像做夢般,岫煙內心對姑母的感激之情如滔滔之水綿延不絕,她想異日姑母有任何事,說一聲,自己必全力以赴。

不過,很快,岫煙就明白,一入侯門深似海,沒錢之人寸步難行。

邢夫人對她“不過是臉面之情,亦非真心疼愛”。第二天,邢夫人就要求岫煙從月例中拿出一半贍養父母,岫煙從了。

每月一兩銀子,對于一般人家來說也許還寬綽。但身在富貴逼人的高門,吃穿用度、打發下人、周旋應酬,她就發現自己捉襟見肘,府中下人慣是見人下菜,逢高踩低,岫煙作為一個客居窮親戚,難免受些閑氣。

饒是這樣,岫煙也毫無怨言,寸瓦遮身,總好過漂泊無依。姑母安排父女三人亦是千難萬難,自己該體恤。

是以,岫煙不但從不與人起爭執,亦拿錢給下人買酒,寬待身邊之人,巧妙逢源,丫頭們有為她鳴不平的,她總是笑笑不語。

《紅樓夢》:有一種女人,嫁給誰都會幸福

如要鍛煉一個能做大事的人,必定要叫他吃苦受累,百不稱心,才能養成堅忍的性格。一個人經過不同程度的鍛煉,就獲得不同程度的修養,不同程度的效益。

錢不夠,還當了自己的棉衣。冬將至,走一步,看一步罷。岫煙不多的幾次出場,都是一身舊衣,卻落落大方。

莎士比亞在《安東尼與克麗奧佩特拉》里寫道:“女人在最幸福的環境里,也往往抵擋不了外界的誘惑,一旦到了貧困無告的時候,一塵不染的貞女也會失足墮落。”

那另外同一天到達的,榮府奶奶的兩個妹妹,也是窮困無依的狀態,被繼母帶出來,無依無靠。

一個給富貴公子賈璉當了小,被善妒的鳳姐逼得吞金而亡,連同肚子里未出世的孩子一起魂歸西;

另一位,愛上冷面公子柳湘蓮,卻被聲名所累,柳湘蓮反悔,最后落得拔劍自刎的下場。

兩個美麗薄命的女孩令人唏噓,岫煙的情況未見比她們好過,不過世事再艱難,她也不會放棄自己,日子再逼仄,她也能熬下去。

真正的英雄主義就是看透生活的真相,仍然熱愛生活。

能把壞日子過好,不簡單。

用一句話說,就是挨過最黑的夜,成為最亮的星。

《紅樓夢》:有一種女人,嫁給誰都會幸福

有才情而不張揚的姑娘,令人舒服

那日,大雪如席,洋洋灑灑,園中姐妹興致因雪而來,興奮的在蘆雪庵結社作詩,十幾位美麗的倩影映雪,大紅的猩猩氈和羽緞、鶴氅、斗篷與白皚皚的大雪交相輝映,益發顯得岫煙單薄、可憐。

若是別的姑娘,定是裝著身體有恙委婉推脫不肯赴約,但岫煙來了,冰天雪地中,沒有擋風寒的大衣,一身素薄舊衣如常,面上神色淡淡的亦如常。嬸子和姑娘們的御冬服煞是好看,岫煙羨慕,但不嫉妒。

接著姐妹們連詩,岫煙的不算特別出彩,但輪到她也是略略一思索便張口就來,李紋在前面說:“陽回斗轉杓。寒山已失翠”,岫煙接道:“凍浦不生潮,易掛疏枝柳。”

后面,姐妹們詩情大發,開始才思敏捷者捷足先登,岫煙也不多承讓,湘云素來不肯讓人,一口茶的功夫,岫煙搶答一句,急智文采也是絲毫不遜其他姑娘。

那日詩會,她留下一首詩——

詠紅梅花得“紅”字

邢岫煙

桃未芳菲杏未紅,

沖寒先已笑東風。

魂飛庾嶺春難辨,

霞隔羅浮夢未通。

綠萼添妝融寶炬,

縞仙扶醉跨殘虹。

看來豈是尋常色,

濃淡由他冰雪中。

岫煙的詩作不算是最好的,但是有種淡泊清雅的意味,好一句“由他”,勝過多少“偏要”!不爭,是最好的態度。

《紅樓夢》:有一種女人,嫁給誰都會幸福

端莊持重,生活的苦曾經給她打上一層晦澀,她總想起在家鄉難以為繼的日子,想起風餐露宿的旅途,想起前途未仆的那樣都熬過來了,還有什么比那時更糟呢?抖落一身塵埃,她依然笑著前行。

被錢鍾書稱為“最賢的妻,最才的女”的楊絳先生曾說:“我和誰都不爭,和誰爭我都不屑。”簡樸的生活、高貴的靈魂是人生的至高境界。

我們曾如此渴望命運的波瀾,到最后才發現,人生最曼妙的風景,竟是內心的淡定與從容。

岫煙曾經機緣巧合下給怡紅公子寶玉當了一字之師,又和慣愛使小性子的黛玉走得很近,連精明世故的鳳姐也送衣服,諸多照顧,身邊的姐妹沒有對她不欽佩的。所以她才在媒妁之言的年代,被長輩看上,選做媳婦。

《紅樓夢》:有一種女人,嫁給誰都會幸福

相似的經歷,才是婚姻的基礎

岫煙幼時家貧如洗,在妙玉修行的寺廟外租房子住了十年,一直和妙玉是鄰居,岫煙的字全是妙玉所教,妙玉何許人?

她是紅樓夢中數一數二刁鉆怪癖的美尼,連寶黛都不眼里,卻對岫煙親昵,把自己的學識傾囊相授,可見妙玉對于安貧樂道的岫煙至少是內心認可的。

邢岫煙對妙玉的一些怪癖,理解并有著自己清醒的認識。她不出世,對于生活,她選擇了隨遇而安,她對周圍的事物沒有太多的要求,她只希望平平安安地過日子。

《紅樓夢》:有一種女人,嫁給誰都會幸福

薛蝌曾經跟著父母游歷大江南北,見識了太多的人情世故。薛蟠被抓走,他積極奔走張羅,被金桂和寶蟾看上,他小心應付,完全沒有就驢下坡的想法,足以證明薛蝌是個好男人。

岫煙嫁給薛蝌似乎是紅樓夢最令人期待的事,大家盼著這位令人疼惜的好人兒成為寶釵的弟媳婦,薛蝌是曹公少刻畫的少有的好男兒,一表人才,辦事能力強,有責任心,心性堅定,是岫煙的良配。

當你坦然接受命運的時候,一切就會變得美好起來。

能接得住幸福的女孩,找誰,應該是誰的福氣。因為,她才是寶藏女孩,擁有幸福力。

圖片來源 |《紅樓夢》劇照

-作者-

花樣年華,資深教育人,新媒體人,專欄作者,紀實作者,代表作《多少家長正在殺死負責任的老師》,全網閱讀超2億。有故事@我,新書《花樣年華》正在熱賣中。公號:花熹(Id:cyp4290)。本文首發十點讀書(ID:duhaoshu),超2800萬人訂閱的國民讀書大號。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福利彩票喜乐彩开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