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范蠡——一個小白的逆襲

原創
2019-06-10  舊時斜陽


忠以為國;智以保身;商以致富,成名天下——李斯。


光是聽這個幾個詞兒,畫面就美得不行,后人還覺得不夠美,特意加了一個大美女西施。


美女在懷,泛舟太湖。


一個男人能在政界、商界、情感界都獲得豐收的人,這無疑是理想的人生。


古往今來,做這個美夢的人沒有一個億,也有八千萬。


可實現的人只有一個——范蠡。


范蠡出生于楚國宛地,即現在的河南南陽一帶。出生的時候沒什么特別的征兆,和普通的孩子一樣,哇的大哭了幾聲就宣告他來到了這個世界。


南陽自古便是楚漢文化的發源地,先后育出科圣張衡、醫圣張仲景、智圣諸葛亮、謀圣姜子牙,是個精英所在地。


能在這地方落地生跟,似乎預示著日后很不一般。


事實證明,一個好的環境,除了讓一個人獲得更多的新鮮空氣之外,最大的好處是能學得一身本領。


歷史沒有任何記錄記載了20歲之前的范蠡學過什么,但有一點可以肯定。


那就是他天賦很高,名聲很大。


20歲那年,南陽的天很藍,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說不出的清新味道。


一個叫文種的干部忽然來到了南陽,并親自到了范蠡的家,請范蠡吃了一頓飯和了一壺酒。


酒足飯飽之后,兩人竟成了生死之交。


過了幾天,文種懇請范蠡幫助楚國成為春秋霸主。你們沒看錯,也沒有聽錯,是楚國而不是越國。


這個忙有點大。



膽小的幾乎要嚇死,膽大也不知該如何下手。


應該說,文種的眼光很獨到,膽子很大。


如此大的宏圖偉業竟交給了一個剛剛20歲出頭的年輕人。


但歷史告訴我們,非常人必有非常之處。


文種這次的邀請可以說是十分肯定了范蠡,作為當時最有話語權的兩個老大是齊國與楚國。


作為后起之秀,楚國的表現一直很搶眼。


地多人廣不說,文化底蘊很厚,大老板很想借著這股東風,能讓公司上市,成功取代齊國。


應該說,楚國有這個實力。


這個時候的人才也不少,頂級軍事家孫武,加上伍子胥一家都是精英,如果沒有后來的猜忌,楚國上市成為龍頭老大也不是不可能。


但和所有的電視劇一樣。


關鍵時刻,小人物登場了。


公元前522年,伍子胥之父伍奢,因受費無極讒害,和其長子伍尚一同被楚平王殺害。伍子胥開啟了逃亡生涯。


一路上,他憑著驚人的智慧,一次一次的化險為夷。


最終逃到了吳國,憑著生平所學,他幫公子光(即吳王闔閭)刺殺吳王僚,奪取王位,整軍經武,將一個二流企業,一步一步壯大成了春秋霸主之一。


心中的仇恨,讓他開始謀劃對楚國的戰事。


公元前506年,堪稱中國版的哈姆雷特的伍子胥帶著吳國軍隊攻入楚國首都。


消息傳來,老板楚昭王倉皇出逃。


怒氣未消的伍子胥干脆掘開楚昭王老爹楚平王的墓,不顧尸體已經腐爛,當場鞭尸300下。


讓你殺,讓你殺,讓你殺個夠。


這次復仇的后果很嚴重,楚國徹底淪落了,而一直處于二流企業的吳國開始展露頭角號令天下。


權勢帶來的滋味是無窮的。


以前一直想都不敢想的吳王頭一次品嘗權利帶來的滋味,他樂不思蜀。


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早上,闔閭在自己的辦公室里定下了一個宏偉的計劃——吳國要在一年之內成為春秋行業里的老大。


應該說,經過十幾年的努力,吳國還是有這個底氣的,加上身邊有孫武、伍子胥這樣的能人幫忙,闔閭有這個想法不奇怪。



但這個計劃想要徹底實現,還需解決一個對手——越國。


這兩個老兄仿佛天生就是對頭。


一見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


(前496年)夏,闔閭興師伐越,越王勾踐帶兵在欈李(今浙江嘉興南)抗擊(史稱“槜李之戰“),論實力吳國要強一點。


可越國也不弱。


為了應對這次戰事,越軍派遣敢死隊挑戰,三次沖向吳陣,全部失敗。最后越王讓犯死罪的囚徒走到吳軍陣前,舉劍自盡。


這是一種七傷拳的打法,傷人先傷及。


這種奇怪的打法,讓闔閭覺得有些好玩,竟忘記了廝殺。


而越軍趁勢攻擊,在姑蘇(今江蘇蘇州)大敗吳軍。這一戰,吳國不敗而敗。


越國不勝而勝。


自古戰場,沒有不敗的,一時的失敗算不得什么。


吳國雖敗,但主力還在,好好整頓,復仇不是沒機會。


但闔閭這人竟為此想不開,郁郁而終。


臨死前立太子夫差為吳王,對夫差說:“兒子,這是殺父之仇,你能忘記么?”


夫差回答說不敢忘。


闔閭道:“很好,那就你為父報仇,學學伍子胥。”


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公元(前494年),吳王夫差在夫椒(在太湖之中)擊敗越國,攻入越國都城會稽(今浙江紹興),終于為父親闔閭報復了越國。


歷史最精彩的一幕就此拉開。


伍子胥想不到,當年自己沖冠一怒為父兄報仇,非但給了自己老家致命一擊,還給自己留下了一個終生難以超越的對手。


這個人就是范蠡。


楚國的沒落,讓范蠡選擇了越國。


越國的失敗,給了范蠡實在才華的機會。


祖國啊,祖國能否復興,就看這一戰了。


定下這個宏偉的計劃時,范蠡剛剛滿三十歲。


正是開創屬于自己時代的時候,他尋來了文種,連夜為勾踐起草了一份企劃書——伐吳七術。


一曰捐貨幣以悅其君臣;二曰貴糴粟囊,以虛其積聚;


三曰遺美女,以惑其心志;四曰遺之巧工良材,使作宮室以罄其財;


五曰遺之諛臣以亂其謀;六曰疆其諫臣使自殺以弱其輔;七曰積財練兵,以承其弊”。




這些話翻譯過就是用糖衣炮彈弄垮吳國的政治、經濟、軍事、外交。再從根本上消滅吳國。


這是一個狠毒的法子。


為了實現這個宏偉的計劃,大老板勾踐親自到吳國做人質,作為謀臣,范蠡也一路跟隨。


當然了,作為計劃的一部分,范蠡還給夫差帶來了一份大禮——絕世美人西施。


作為一個復仇成功的男人,沒有比這個禮物更能體現夫差的霸業。


與江山而言,很顯然夫差更喜歡美女。


良好的外交手段,加上一等一的認錯態度,給了夫差一種錯覺,眼前的勾踐就是一個廢物。


為此,他犯了人生第二個錯誤。(第一個錯誤沒有聽伍子胥的建議,徹底消滅越國力量。)放勾踐回國。


從鳳凰男成功逆襲,再一次站在歷史的舞臺上。


勾踐很有幾分大江東去,浪淘盡的感覺。




他很清楚,想要一直保持這種自我陶醉的感覺,他必須打敗老對手夫差。


四年后,經過整頓的越國開始恢復生氣,回想昔日的屈辱,勾踐很想動手。


仇恨有時候是一顆種子,一旦在心里發芽,就有一股沖出去的魄力。


但范蠡卻不答應。


給出的理由很充分,還不是時候。


想要打贏這場戰事,你還得做些事。


勾踐這人心胸雖不咋樣,執行能力卻很強。


按照范蠡的要求,他親自勸農桑,務積谷,不亂民功,不逆天時。先抓經濟,繼而親民,穩定社會。施民所善,去民所惡。協調內部關系,內親群臣,下義百姓。


有人生病時,親自去慰問。有人去世,就親自去辦喪事。對家里有變故的免除徭役。一系列的措施,使百姓得到安定。


為了提高軍事實力,他更狠,組織了敢死隊,以最高金額獎勵。


如此作為,堪稱歷史的奇跡。


十年磨一年,何況是二十年。


公元前476年,伐吳的條件終于成熟了,這一次范蠡沒有反對。


一切都成定局。


但在復仇之前,還得除掉一個人,這個人不死,復仇不過是一句空話。


這個人就是伍子胥。


論才智、論見識、論堅韌不拔的秉性,伍子胥無疑是當世一流的人物,勾踐能活著,多虧了吳國小人多。


否則什么臥薪嘗膽,不過是一場笑話而已。


就在勾踐回國時,伍子胥還一直提議讓夫差滅了越國。


這種危險人物,當然不能留。


機會總是給有準備的人,公元前484年,勾踐一直等待的機會終于來了。


吳國自夫差當老大后,十分的好戰。


長年累月的打仗,除了一點虛名之外,吳國沒有得到什么好處。


這一年,吳國利用齊國老大剛死,新王剛立的空子,開始對齊國發動了攻擊,作為夫差最忠實的仆人,勾踐采用子貢的計謀,就帶領著他的人馬幫助吳國作戰,他們的目的當然不是打仗,而是趁機破壞吳國經濟。


 這一切,伍子胥看在眼里。


他對夫差說:“越國,是心腹大患,現在相信那虛飾浮夸狡詐欺騙之詞,貪圖齊國。攻克齊國,好比占領了一塊石田,絲毫沒有用處。況且《盤庚之誥》上說:‘有破壞禮法,不恭王命的就要徹底割除滅絕他們,使他們不能夠傳宗接代,不要讓他們在這個城邑里把好人影響壞了。’這就是商朝興盛的原因。希望大王放棄齊國,先攻打越國;如不這樣,今后悔恨也來不及了。”



應該說,這是一番肺腑之言。


可信度極高。


只可惜,昏頭的夫差一句也沒聽進去。


君臣二人的這次間隙,給了勾踐離間的機會。


他按照范蠡的建議,收買了吳國太宰嚭,讓這個小人給夫差說些壞話。


這個計策很成功,太宰嚭很賣力的說了不少伍子胥的壞話,這些壞話有理有據。


夫差果然上當,派人送了一把寶劍給伍子胥。


當夜自刎而死。


這是吳國走向下坡路的開始。


此后的較量中,盡管吳國多番周旋,依舊難改被滅亡的命運。


公元前473年初冬,這天下起了大雪,四周白茫茫的一片,似乎正合了那句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凈!


懷著一肚子悔恨的夫差,拔劍自刎,吳國滅亡。


曾經的曾經,我是那么的卑微,如今的如今,我是這般的高貴。


冰火兩重天的轉換,讓勾踐很得意。


他決定把目光再放長一點,齊國多年內亂,楚國還沒從戰亂中恢復元氣,據說秦國那邊也不太好。


這是個好機會。


十年生聚 十年教訓。伍子胥說得一點都不錯,是時候了。


就在他準備大干一場的時候,一直跟著自己沖殺在前線的范蠡忽然送了一份辭職報告。


這個讓他始料未及。


這樣的人才,他當然不能放走。


但范蠡卻執意要走。


他很想問,但他沒問出口,因為他從范蠡的眼里看到了一種洞悉一切的東西。


這樣的人,留不住,也不能留。


一番思索后,他答應了。


這天,太湖的水很溫柔,陽光灑在上面美如圖畫。


為勾踐瞻前馬后的范蠡走了,走得悄無聲息。


很多人對此不解,唐代文學家韓愈認為,為人謀而不忠者, 范蠡其近之矣。


北宋文學家蘇軾則說,以吾相蠡, 蠡亦鳥喙也。


宋代名人林亦之也給出了自己的看法,認為范蠡之去似可全身, 然卒使后世君臣猜忌百出, 無一日相安者, 其患自范蠡始也。


對這些千奇百怪的猜測,責備,范蠡淡淡一笑絲毫不在意,什么是對什么是錯,重要么?


不重要,功成名至能轉身隱退,才是順天之道。


這個道理,普天之下又有幾分明白呢?大概只有我一個吧?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福利彩票喜乐彩开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