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物來了 / 極物頭條 / 別再“偽精致”了,路邊攤才藏著生活的真相

0 0

   

別再“偽精致”了,路邊攤才藏著生活的真相

原創 有獎征文
2019-06-11  極物來了

本文參加了【美食物語】有獎征文活動


端午假期,和好友一起回了趟高中時的母校。畢業后,母校翻新了兩次,建了新的游泳館,當初上課的教學樓也挪了位置,剛高考完的校園,空空蕩蕩,顯得有些落寞。

南方的傍晚,空氣像被抽干了水分,因為近市場的緣故,即使是在節假日,校門口依舊行人如織,圍滿了攤攤販販。

從學校里出來,我和好友快步圍到了以前最喜歡的那家仙草冰,阿姨依舊笑容滿面,只是小推車比以前更舊了些。

她嫻熟地從鐵桶里舀出冰鎮的仙草凍,小刀在杯里快速旋轉,幾十秒的功夫,大塊仙草就變成了細碎的顆粒,加入熬好的糖漿,仙草冰幾乎是當年我對抗夏暑的秘密武器。

曾經生活過的地方有很多,最能喚起記憶的大多和食物有關。校門口的街邊攤,小時候家樓下三兩桌椅的大排檔,地鐵口的流動小吃。

與餐廳眼花繚亂的菜式相比,路邊攤雖簡陋,卻給了我們即買即食的快感,在荷包不夠飽滿的某些歲月,路邊攤顯得溫柔又善解人意。

想起最近看了一部紀錄片《街頭絕味》,來自Netflix的出品,里面記錄了9家街頭小店,一樣樣誘人發燙的食物來自路邊攤,卻一點也不輸高級餐廳。

有人說,路邊攤,大排檔都是難登大雅之堂的不合格餐廳,但往往是路邊攤,才擁有平凡生活里最細碎的感動,沒有太多的隔閡,沒有華麗的修飾,路邊攤里反而有人間至味,它不像餐廳一般精致周到,卻是一個城市最有人情味的地方。

今天,秦桑想和大家分享這部紀錄片,路邊攤,才藏著人生難以捉摸的百種味道。

1

平凡的街頭,有著獨一無二的美味

影片的第一集,曼谷街頭的痣姐戴著護目鏡,正快速翻炒著鐵鍋。鍋里的蛋液在油的浸潤下滋滋作響,包裹著顆顆飽滿的蟹肉,這是JAY-OH的招牌菜。

掌勺的痣姐今年已經73歲了,在灶火面前,一點都不像上了年紀的奶奶,動作快速又麻利,從買菜到下廚,痣姐全程參與。

痣姐的街邊攤,有100多種美食,金黃的蟹肉蛋卷,加入香辛料的醉貓炒河粉,這些菜品全都來自痣姐的奇思妙想。

沒有學過廚藝,也沒有承襲百年秘方,痣姐喜歡創造新菜式,用最新鮮的食材,讓自己的街邊攤成為了曼谷街頭最受歡迎的小店。

曾以為居酒屋的標配是昏暗的燈光和足夠舒適的冷氣。第二集的東洋居酒屋卻打破了我常規的認知。

在大阪,這間沒有墻壁的車庫里,有一間吃了能讓人心情變好的居酒屋。

隨時隨地都在開玩笑的老板東洋有著一雙“鐵砂掌”,正在徒手翻滾鐵架上的金槍魚下巴。他稱自己是大阪詐騙高手,在店里毫無顧忌地表演肌肉,說著段子。

被問到自己最厲害的騙術時,東洋想了想說很多人都會把金槍魚下巴丟掉,在東洋居酒屋,他卻能把它變廢為寶。

東洋在居酒屋里總是很忙,不僅要忙活著手中的菜品,還不忘和入座的客人打成一片,無論何時,店內總是伴隨著笑聲,客人吃著新鮮的魚生,和冒著青煙滾燙的金槍魚下巴,滿足地聊著笑著。

都說日本人喜歡去居酒屋排憂解壓,來東洋的居酒屋,雖是路邊小店,他卻用自己的開朗去盡可能感染每一位食客,營造自由而歡樂的氣氛。

臺灣嘉義,低處偏遠,這里的飲食維持著臺灣最古早的風味,林聰明的砂鍋魚頭已經傳承到了第三代,主理人林佳慧從小在魚頭店長大,不到五歲就會洗碗掃地,接手后每天早上三四點去買菜,為食客熬煮當日的砂鍋魚頭。

林佳慧回想起小時候,阿公愛釣魚,可魚總是吃不完,有一次阿公說不如裹上地瓜粉炸一炸就不容易壞掉,于是林聰明砂鍋魚頭開始有了雛形,因為街坊都愛吃,阿公便在夜市出了攤。

加入大量的白菜燉煮,經過一夜后,會變得酸甜酸甜,這是臺灣人很喜歡的一種甘味,再把熬好的湯浸入魚頭,酥酥脆脆的魚頭和有些甘甜的湯汁融為一體,有一種奇妙的味道。

在《街頭絕味》里,這些看似不起眼的街邊攤販,反而不受限制地激發了人間的美味,在生計面前,他們絞盡腦汁研究創新出大家喜愛又特別的食物,他們是街頭的食神,也是平凡人生中用力生活的人。

2

美食背后,是人生百味

痣姐的店,已經成為了曼谷街頭最熱門的大排檔,但她人生的路卻一直都不好走。

時間倒退回幾十年前,痣姐的爸爸是一位癮君子,媽媽一人經營著一家面店攤,年輕時的她,每天忙碌于縫紉機前,是一名縫紉女工,每天只能和數不完的布料打交道。

聽起來有些戲劇性,但痣姐的人生被一場大火改變了。這場火燒光了她的全部家當,她做不了縫紉女工,只好去媽媽的小攤幫忙,這是她們全家人的生計。痣姐回憶起每當下雨或是碰到警察,是她最害怕的事。

常常擺攤到深夜,休息后痣姐才開始鉆研廚藝,不斷推出新菜品,慢慢地小攤才開始有了生意,有了今天的模樣。

東洋看起來總是很開心,但他卻在影片里說:“我要么非常快樂,要么極為痛苦。”

東洋出生于只有一萬多人的喜界島,在他很小的時候就沒了母親,父親酗酒時便開始打他,無依無靠的東洋只能帶著枕頭被子去小學操場或者碼頭睡覺。

15歲那年,因為沒錢念高中,東洋去了大阪打工,一邊幫人洗碗,一邊攢錢,夢想開一家居酒屋。攢夠錢時,上帝卻和他開了個玩笑,父親去世了,他花了大半積蓄辦葬禮,最后回到大阪,在一處鐵皮屋里開了這間居酒屋。

人生總是不太順暢,對于街邊攤的家庭來說,更是如此。

街頭攤販的小孩讓人瞧不起,同學嘲笑林佳慧家是賣“油湯”的,言外之意就是衛生不太干凈,學生時代,幾乎全班都叫林佳慧“魚頭”。她十分討厭,卻依舊擺脫不了。

有外國媒體評價《街頭絕味》的畫面被調得有些暗淡,但我想,這就是美食背后的人生吧,真實而渺小,起起落落,時而暗淡,鮮有高光。

就像我們大多數人的生活,身處深海,底色或許是暗淡的,也依舊想要游上海面,迎接溫暖的光。

3

吃過的東西很多,最喜歡簡單的路邊攤

很多時候,我們喜歡路邊攤,不僅僅是美食,還有彌漫在小攤邊的小人物煙火氣,在這里,我們可以做回心里那個真實的自己,卸下偽裝的包袱,即使吃過米其林餐廳,兜兜轉轉還是街邊小店最合胃口。

想起之前和一位同事一起做活動,忙完已是深夜。她自告奮勇邀我去吃宵夜,不是私藏的某家居酒屋,不是凌晨還在營業的粵菜館,而是小區門口的一家面攤。

紅色的雨棚下有著七八張木桌,塑料小板凳的五顏六色在夜里格外顯眼,大鐵鍋冒著屢屢白煙,老板娘忙著手里的活,笑瞇瞇地和同事說:“來了啊,隨便坐。”

小面攤并沒有菜單,同事為我點了碗魚丸撈面。“魚丸是老板親自做的,我吃過這么多家,就這家做得最好,面條也不是一般的面,老板娘娘家就是開面廠的,都是自家晾曬的。”同事坐在對面向我極力推薦。

做公關這么多年,同事吃過的珍饈美味不少,最終卻“敗”給了一碗魚丸撈面。同事說,吃過的東西越多,就越喜歡簡單質樸的食物,就像生活一樣,再多亂花漸欲的奢靡,也比不上歲月靜好的片刻。

在《街頭絕味》里,美食作家Nualkhair說:“就是因為大家需要路邊攤,街頭才會有這么多攤販啊。”

是啊,無論你是公司高層還是剛加班的白領,是成績考差的學生還是和男友吵完架的小女生,在路邊攤面前,沒有身份高低之分,大家可以用食物慰藉情緒,路邊攤不貴和善解人意的價格,更讓它在我們的生活里顯得彌足珍貴。

王家衛說:“風塵之地,必有性情中人。”在魚龍混雜的路邊攤前,生活被剝開光鮮的外衣,露出最煙火氣的本質。

在喜歡的小攤前喝一碗甜甜的糖水,在晚歸的深夜吃一碗熱騰騰的湯面,讓食物為一天做一個完美的收場,吃飽了,喝足了,人生才能繼續往前走呀。

今 / 日 / 互 / 撩

你最喜歡的街頭小吃是什么呢?

圖片大部分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文字由極物原創,轉載請說明。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福利彩票喜乐彩开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