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彈弓王

原創 有獎征文
2019-06-12  絕句小說...

本文參加了【我的童年趣事】有獎征文活動

紀廣洋

  我五六歲的時候就會打彈弓,到了十三四歲的時候,我已成了聞名鄉里的彈弓王。坐在地上打高壓線,三十米以內滅燭火,五十米以外碎燈炮,百米距離爆氣球,幾乎是百發百中的。況且練就了上落飛鳥、下浮游魚的活靶射擊本領。

  那時,我身上時刻揣著用車輪內胎自做的彈弓,兜里常裝著撿來的石子或特制的泥彈(當然是曬干了的)。在放學回家的路上打落的麻雀就夠炒一碗的,每逢星期天、節假日,連鄰居們也經常能吃上被我擊落的斑鳩等野味。更值得炫耀的是,我曾一彈擊落高高飛旋著的山鷹,一彈擊傷(擊中眼部)并捕獲二斤多重的野兔,一彈擊翻一尺多長的烏魚……

  可是,在我十六歲那年的夏天,我卻因為幾只灰喜鵲摔壞了自己的彈弓,從此再沒鼓搗過。那是一個星期三的午后,我正躺在校園后面小河邊的樹蔭下午睡,幾只不知何時飛來的灰喜鵲在我身旁的柳樹上嘰嘰喳喳叫個不停,把我從夢中吵醒,再不能入睡。而且,有幾只大些的灰喜鵲已漸次飛落到離我很近的低垂的樹枝上,張著粉紅的大口,抖著翅膀、豎著頸毛,朝我一陣緊似一陣的吵鬧著,好象遇到了天大的仇人。我依然仰躺著,恨恨地從腰帶上解下隨身攜帶的彈弓,開始朝離我最近的那只毛色瓦亮的灰喜鵲射擊,就在我接連射落兩只灰喜鵲時,上面的灰喜鵲們不但沒驚飛,反而前仆后繼的一一往下跳動著,叫聲也越來越凄厲。我一把掏出好幾粒用混凝土團成的彈丸,瞅著再射擊哪一只。就在我用力拉開彈弓,準備再次狠狠的射擊時,一只連尾巴上的毛都孔雀開屏一樣炸裂散開的灰喜鵲竟然勇敢地頂著彈弓向我的頭部沖擊而來(下)。我被眼前的一切驚呆了,倉促射出的子彈也從那只喜鵲的翼下斜著偏出,只是打掉它幾個灰白的羽毛……

  我想著這次一定要挨啄了,便猛然坐起身來。就在我揮舞手臂胡亂擊打時,那只灰喜鵲已縮翅垂落在我剛才頭枕的地方。我側轉身一看,它正與一條又長又粗的眼睛蛇糾纏在一起!我忽然明白了正在發生的一切。躍身去抓不遠處的一根樹枝,以便與喜鵲共同對付那條毒蛇。當我手握棍棒轉身返回時,又有五六只灰喜鵲勇敢地直飛而下,與毒蛇展開一場驚心動魄的鏊戰。

  非常慘烈的戰斗大約持續了五分鐘,當我用棍棒挑開那條兩眼流血、奄奄一息的毒蛇時,已有兩只美麗的灰喜鵲被它咬傷,行將斃命。

  我把四只(有我剛才用彈弓打死的兩只)漸漸僵硬的灰喜鵲捧在懷里,然后又一順頭把它們擺放在我的面前,然后又一一捧在懷里……我的眼底一陣陣熱辣辣的——要不是這些勇敢的灰喜鵲前來相救,被毒蛇咬傷、甚至咬死的肯定是我——我的內心非常沉重、非常難受——被我誤解、被我傷害的灰喜鵲以及那些被我無故射殺的鳥們啊!

  我和那四只再不會飛翔、再不會鳴叫的灰喜鵲趴在一起,悔恨、悲傷地痛哭一場之后,把它們盛放在一個我原來裝書用的小木盒里,上面覆蓋著我最心愛的手絹。然后找來一把鐵锨,把它們安葬在校園后邊的河岸上,堆起一個高高的土墳,土墳的頂部還插著被我扯斷、被我摔變形的彈弓。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福利彩票喜乐彩开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