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微視角 / 待分類 / 哈佛逆轉衰老“神藥”NMN爆火富豪圈,不老...

0 0

   

哈佛逆轉衰老“神藥”NMN爆火富豪圈,不老神話走向現實?

2019-06-17  融微視角


偉大的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在其遺作《終極問答》中預言,控制社會資源的富裕階層將在不久的將來通過對科學領域的大量投資,獲得為自己和后代進行“基因改造”的能力,從而創造出智力更高、壽命更長的“超級人類”。雖然這聽起來像是一種幻想,但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一直把自己的財富作為突破生命極限的籌碼,而隨著現代生命科學的飛速發展,他們的“不朽”夢想正在無限接近現實。

  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作為全球性的科學圣殿,匯聚了國際上最頂級的生物科學技術。2018年,基于哈佛醫學院相關研究成果,美國生物技術公司Herbalmax與賓夕法尼亞大學,加州理工學院等頂級機構的科學家合作,發布了一款名為Reinvigorator(瑞維拓)的次世代衰老抑制劑產品。該產品主要成分NMN(β-煙酰胺單核苷酸)早在2013年已被哈佛大學的David Sinclair實驗室發現具有驚人的抗衰老潛力。事實上,一份發表在頂級學術期刊《細胞》上的研究表明,NMN能將與人類相似的哺乳動物的壽命延長三分之一以上,Sinclair本人也被《時代》雜志評為“世界上最具影響力的100人”。

  有消息稱,盡管瑞維拓上市不到一年,但從2014年開始,許多相關人士就已經開始通過各種特殊渠道服用此類物質,這其中除了學術領域的科學家,還有一擲千金追求長壽的富商巨賈。據悉,聞名遐邇的華人首富李嘉誠也是此中之一,其隨后更斥資2億入股掌握了相關技術的美國生物企業。不過,此前由于合成技術和生產能力的限制,NMN的價格非常昂貴(每年服用成本曾經高達156萬元人民幣),因此除了科學研究的必須消耗,微薄的產量和高昂的價格使其成為金字塔尖上少數最富人群才能得到的奢侈品。直到2018年,Herbalmax首次通過先進的生物酶催化技術實現了NMN的大規模生產,同時將其價格拉低9成以上,才使得NMN產品的價格進入普通高凈值人群的接受范圍。

  盡管煙酰胺單核苷酸作為第一種經過嚴格科學驗證的逆轉衰老物質,在歐洲和美國的高收入人群中廣泛傳播,但這遠遠不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們的唯一的續命手段。早在10年前,已故蘋果之父喬布斯就演繹過一場重金續命的饕餮盛宴。

  據報道,史蒂夫喬布斯在2003年被發現患有胰腺神經內分泌腫瘤后,立即開始了一系列的天價治療。據《財富》雜志報道,為了充分利用當時的前沿醫學成果,喬布斯多次飛往瑞士進行肽受體放射性同位素治療(PRRT),該療法當時尚未向公眾開放,是一種將小劑量放射性同位素加入高度細胞靶向的蛋白中,然后通過血液循環抵達并吸附在病灶部位實現精確的放射治療的治療方法。雖然PRRT目前已經獲得了FDA的批準,但當時只有少數歐洲研究機構能夠提供這種治療,而且費用非常昂貴,遠遠超出了普通患者的負擔能力。

  不但如此,為了實施最精準的靶向醫治計劃,喬布斯還會同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斯坦福大學、約翰霍普金斯四所頂級科研院所的相關人員,對其體內的正常細胞和癌細胞進行了一場耗時7年的全基因組測序。據美國知名記者沃爾特·艾薩克森介紹,經此一役后,喬布斯也成為了世界上最先取得全部基因序列的20人之一;更驚人的是,2009年在供體極端稀缺的情況下,身患胰腺癌的喬布斯居然在1個月內就越過排期跨州獲得了肝臟供體,這對普通人來講幾乎是不可能的。

  當然,喬布斯的努力并沒有白費。盡管有人估算在這一連串的高科技治療之旅上,喬布斯花費了相當于5000萬美元巨款,但是卻奇跡般地突破了胰腺癌患者平均不足10個月的預期壽命,在這從死神手中搶回來的八年里,將蘋果推上了世界第一科技公司的寶座。

  除了喬布斯,車王舒馬赫也是花費巨資高科技續命的另外一實例:舒馬赫于2013年遭受滑雪變故陷入長期暈厥后,其妻科琳娜·舒馬赫憑借堅毅信念和7冠王殷實的家底,組建了一支多達15人的醫療團隊全天24小時看護醫療,最終在花費了2000萬歐元后,在2018年12月等到舒馬赫重新蘇醒,創造了一場愛與科技的生命奇跡。然而不得不承認的是,無論是喬布斯還是舒馬赫,他們在高科技續命手法上投入的財產,與那些真正的富豪比起來仍然是云泥之別。

  相關報道顯示,早在2011年,美國食品工業巨頭大衛 · 默多克花費5億美圓在馬里蘭州建立了長壽和健康飲食研究中心;2013年,google創始人拉里·佩奇投資7億美圓創立了Calico,這一矢志突破壽命極限的公司到今天已經吸納了超過25億美金并招募了一大批泰斗級的學術大師;俄羅斯媒體富翁德米特里·伊茨科夫聘請了100多位科學家,投入10億歐元啟動 “阿凡達” 項目,希望通過上傳人腦來實現永生;近日,有媒體報道,Facebook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計劃發售總額130億美圓的股票,用于研究人類疾病的治療;2011年,香港恒基集團主席李兆基曾經告訴記者說,他愿意花費1000億港元換回30年的青春年華,把有錢人對科技續命的盼望刻畫得入木三分。

  不過,無論有錢人如何不計代價的在科技續命上瘋狂砸錢,但生命科學研究的過程往往十分漫長且充滿不確定性。根據目前已知的消息,包括聞名已久的換血療法、“干細胞”注射、端粒酶活化等在內,近年來為外界所知的高科技續命方法中,只有換血療法和NMN已經得到了確實有效的科學驗證。

  同齡小鼠姊妹(左行煙酰胺單核苷酸干預,右行自然衰老)

  近幾十年來,許多關于衰老機制的學術研究已經證實了一個關鍵結論:細胞內DNA損傷的累積和損傷修復能力的逐漸下降是導致衰老的根本原因。由此可知,使人體細胞保持自我修復能力正是抑制衰老過程的關鍵手段;過去五年中學術界針對NMN的相關研究發現,這種物質的逆轉衰老作用正是通過為細胞提供DNA修復所必需的輔酶NAD+來實現的,而后者同時也是激活長壽蛋白Sirtuins家族的關鍵因子。

  2017年,國際學術期刊《Science》上發表過一項研究,報告中提到,接受了為期一周的NMN補給之后,老年小鼠的DNA修復能力已經與年輕小鼠無法區分;次年3月,哈佛大學Sinclair團隊在《細胞》上發表的一項研究表明,NMN可以顯著改善哺乳動物衰老引起的心血管老化以及運動功能退化,從而使得到NMN補給的老年哺乳動物的體力超過相同年齡對照組的60%;僅僅9個月后,《細胞》雜志發表了日本慶應大學的研究成果,表明NMN可以重新激活衰老干細胞的分化能力,并成功地恢復了細胞活性。

  左:無分化能力的衰老干細胞,右:煙酰胺單核苷酸培養后分化能力恢復

  據知情人透露,除哈佛大學的David Sinclair外,日本慶應大學的今井真一郎也是NMN的忠實服用者,David Sinclair自己的血液化驗結果顯示,其包括谷丙轉氨酶(ALT)、超敏C-反映卵白(hsCRP)、血糖、睪丸激素等在內的多項血液目標都回到了年輕時的水平。

  另一方面,就在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在生命科學的新賽道上你追我趕的同時,歐洲和美國不同收入群體之間的差距也在不斷擴大。2017年8月,澳大利亞發布了一份社會健康地圖報告,其中顯示了澳大利亞不同收入群體之間的平均預期壽命存在顯著差異,平民社區和富裕地區的平均預期壽命差距達到了20年左右;同樣,英國廣播公司的一部紀錄片《get rich or die young》也顯示,在英格蘭北部的一個小鎮上,窮人男性的平均預期壽命只有64歲,而相鄰的富裕街區男性平均壽命可達85歲,該片上映后在西方社會引起了廣泛關注。

  面對西方國家預期壽命的階級差異,長期以來一直有人將其歸咎于尖端生物科技產品高昂定價帶來的篩選效應。一些評論家認為,高昂的定價讓低收入群體無緣高科技產品的抗衰老效果,間接加深了西方國家不同社會階層之間的壽命差距。有報道顯示,世界領先的生物技術公司,包括瑞維拓的生產商Herbalmax在內,普遍都收到過低收入群體的降價意見,但考慮到這些高科技產品往往都是研發和生產大規模投資的結果,因此行業專業人士普遍認為,外界對高科技產品的定價預期與其成本矛盾的情況預計很難在短時間內得到解決。

  不過即便如此,NMN在高凈值人群中的消費積極性仍然在持續上升。以中國市場為例,2018年,瑞維拓在京東全球購上線僅幾個月,便已多次售罄。事實上,中國消費者對瑞維拓的消費熱情甚至引起了一些本土保健品制造商的不滿甚至恐慌。近日有報道稱,某家在市場上占據支配地位的廣東保健品牌,一方面積極采購原料仿制瑞維拓,另一方面更花費巨資通過黑公關散步有關Herbalmax的網絡謠言,甚至試圖通過行政手段阻止瑞維拓在京東的銷售,試圖將“原版”驅逐出中國并推出自家仿制品來獲利。

  現代社會的每一次翻天覆地的變化都是科學技術發展的結果,可以肯定的是,隨著更多富豪紛紛投身于生命科學事業,富商巨賈們的高科技續命故事未來也將在普通人身上重演,長壽健康的夢想有朝一日必將實現。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福利彩票喜乐彩开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