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ofengxiang / 待分類 / 故鄉的小河

0 0

   

故鄉的小河

原創 有獎征文
2019-11-07  guofengxi...

本文參加了【鄉愁】有獎征文活動

很多人的記憶中,都會有一條故鄉的河,我的故鄉的小河四季奔流不息,承載著我兒時的著歡聲笑語。

夏日,正午的陽光炙烤大地,男人們躺在敞開窗子的炕上或躲在樹蔭下,呼呼大睡。大姑娘小媳婦們收拾好碗筷便三五成群地來到河邊,洗衣服的洗衣服,洗菜的洗菜。

河水清涼涼的,見到女人到來,仿佛有了精神頭兒,更加歡快地嘩嘩流淌,婉轉清脆動聽的歌聲。河水清澈見底,金色的沙石藏臥在水中,享受著烈日之下的這份獨特的涼爽。偶爾可見小魚兒竄出水面,露出魚白,在陽光下閃亮,留下瞬間最美的跳躍。河水是干凈的,捧上一口甘之如飴,一股清涼透入心肺。

河邊的女人們大呼小叫地說著話,不時傳出一陣陣開心的笑聲,也有好斗嘴的,斗著斗著就打起了水仗。于是女人們跳進河里,褪去身上的衣服,揚起的水花合著嘻嘻哈哈的歡笑,把整個小山溝都吵醒了。酣睡的男人們聽到女人們的歡笑聲,一邊細心的聽著哪個是自己的女人,哪個是心儀的女人的聲音,便一骨碌爬起來,哼著輕松的小調各干各的活去了。

在河的下游,那被一大片的河邊柳遮掩著的河灣里,一幫大大小小的男孩子正在嗚嗚喳喳,比比劃劃。像螞蟻搬家一樣,四處搬過來大大小小的石頭砌起了河壩。

水壩建成了,孩子們歡呼跳躍著在露天泳池里盡情地玩耍,直到天快要黑了,遠遠地傳來大人們一遍又一遍地一聲高過一聲的呼喚,甚至變成咒罵聲,才依依不舍地離開,末了仍不忘記約定明天還來這幾玩耍。

冬天,當氣溫降到零下20多度的時候,河水開始一夜之間從兩岸向河的中心結冰,只剩下一兩米長的豁口我們一邊盼著這豁口快快合上,一邊又開始忙著收拾冰上玩耍的用具,如,冰車、爬犁、陀螺、冰滑子等等。

冰上游戲,最有意思的是冰滑子和冰車比賽。

比賽開始了,滑冰車的人兩只胳膊夾著冰釬子,嚓、嚓、嚓……”頻率極快地扎著冰面,身體和冰車向前滑行的速度越來越快踩冰滑子的人,起步飛快,幾步就搶到了前頭,雙腳飛速地輪換滑行滑子前面的冰卡一下一下地卡住冰面,發出咔咔的聲響,把滑冰車的人甩在了后面。也許是太著急,也許是太得意,只聽 “噗通!”一聲踩冰滑子的一下子跌倒了。冰車一邊喝彩一邊閃電般從冰滑子身邊呼嘯而過。冰滑子氣惱地奮力跳將起來,“咔嚓……咔嚓……”地奔跑著拼命追趕遠去的冰車。

玩得起興的孩子有的不小心掉進堰流水里,鞋灌包了或衣服濕了,干脆帶著冰水,忘情地玩耍,直累得渾身是汗冒著熱氣,竟用體溫將鞋和褲子熥干了。熥干的鞋和褲子不會留下污痕,因為河水是干凈的。

渴了,就去冰窟窿里搬一塊冰敲碎了放到嘴里嚼,或到河邊的樹叢中,捧一捧雪大口地吃起來——冰,卡巴脆,雪,甜綿綿……

有時玩累啦,我們會躺在冰上望天上的月亮,潔白的月光靜靜地流瀉到河冰上,照耀著瘋狂玩耍的孩子們的身影,映照在孩子們幸福的笑臉上。

時光流轉,歲月成河。

故鄉的小河永遠是記憶中,揮之不去的浪波。

故鄉的小河濤聲依舊,它帶給我的是永遠的快樂。

故鄉的河歡騰著靈動的脈搏,流淌著綿綿不斷的鄉情,吟唱著人生起伏跌宕的贊歌。伴著它的濤聲,鄉下孩子告別家鄉,走向更廣闊的世界,而不管走到哪,心里永遠裝著故鄉的河!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福利彩票喜乐彩开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