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殘荷 / 情感散文 / 散文:初冬的雨

0 0

   

散文:初冬的雨

原創 有獎征文
2019-11-13  昨日殘荷

本文參加了【冬情】有獎征文活動

昨夜的一場冬雨不期而至。

早晨,一覺醒來,發現初冬的雨正“沙啦啦,沙啦啦”地下著。不知從什么時候起,北國的冬天也開始下起雨來。我腦海里翻遍古人留下的關于雨的詩句,或許那時候冬雨太少的緣故,有關春雨、夏雨、秋雨的詩句比較多,關于冬雨的卻很少,只想到陸游的“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這兩句,是寫北方冬雨的。我猜測,也許冬雨缺少引發詩人的一種詩情浪漫吧。

在雨的世界里,有人喜歡在春夏季節,撐一把油紙傘走在那雨巷,多少詩意,幾多浪漫。也許,當冬雨與你不期而遇的時候,就是有再美妙的雨傘,再精彩的詩句,也因為冷而讓你提不起一丁點兒興致,更何況少了那丁香般的女子,少了那彷徨的憂思。我喜歡小雨,喜歡細如絲線的小雨,尤其是冬天里那種潤物無聲的牛毛細雨。在寒冬里,雨雖然給人一種冰涼,但卻讓人保持一份清醒。在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雨賜給我的清醒里,我便于電腦前敲打下了這場關于冬雨的文字。


雨,是大自然的神物。我喜歡精致的春雨,如初戀的少女,羞羞答答,遮遮掩掩;我喜歡粗狂的夏雨,如熱情的漢子,奔放、任性、不管不顧;我喜歡怡情的秋雨,如熱戀的情人,纏纏綿綿、沒完沒了;我更喜歡平靜的冬雨,低調內斂,悄悄地來,輕輕地走。因為喜歡雨,便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漫步。無論什么季節,不帶雨具,任晶瑩的雨珠肆意的撫摸我的臉頰,任柔情冰涼的雨絲在我的頭發上輕撫。長久的雨中漫步,我體會了春雨的細膩,夏雨的豐滿,秋雨的端莊,冬雨的自然。

初冬的雨,溫暖的大氣遺留下來的最后一點殘跡,已沒有了夏日暴風驟雨的豪情,也沒有了秋雨的柔情萬種,只在一旁為給世間創造美好,盡著自己的微薄之力。它是飄逸的詩,是纏綿的曲。自然的來,來的不急不躁,不慍不火。平靜的去,去的無牽無掛,無拘無束。既不像春雨那樣細細軟軟的,也不像夏雨那樣大吵大鬧,更不像秋雨那樣沉默。冬雨讓萬物懂得:不要留戀春花的嬌艷,不要放棄夏天的激情,不要沉迷于秋季的豐碩,不要在冬季里拒絕活力。它總以一種平淡的態度,一個寬容的氣度,一個深情的眼神,對待一切。你關了窗,掩了門,它依然聲聲入耳,縈繞在心頭;你打開門窗,它仍然是點點滴滴……


雨還在淅瀝瀝地下,冬風起,寒意濃。我坐在窗前,呆呆地看著這場冬雨。它,似乎在編織著冬的情網,鋪天蓋地籠罩人間,從天空而灑,在忽明忽暗的窗口孤獨的飄零,一種久遠的孤獨情懷在不經意間于此時在我心中泛起。逝去的歲月,遠去的人和事,在模糊的光影里向我招手。遙遠的想念,腳下的牽絆,糾纏成無法解開的結,系在心頭。四季有著不同變化的雨,人世間有無數有著不同故事的人。在這些有著不同故事的人眼中,雨自然就有著很大的差別。在失意的人那里,雨平添了惆悵;在得意的人那里,雨別具一番情趣。這些不同的感受其實都是由人的心情引起的,所謂“以我觀物,萬物皆著我之色彩”,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此時的我感覺這雨是那樣的無情,那樹上殘存的葉片是它撕扯的獵物,一片片葉子在它的魔爪下紛紛墜落;冬風急,狐兔悲,在枯草中瑟瑟發抖,在荒野中悻悻地行走,在那蒼白的季節里它們最企盼的是春天;冬風輕,水含情,也許是少了蛙鳴陣陣,少了蓮花間的游魚嬉戲,那清淺的池塘里微起的波紋如聲聲嘆息;當人們用凜冽,用刺骨,用刀子……來形容它時,冬的面目才真切起來。

“雨滴”聲中,一切都顯得那么靜謐。窗外的雨聲不用聆聽就穿窗越墻而入,提醒我冬雨在此刻的存在。游神般的望著窗外,雨一直下。天上不再有繁星,也沒有皓月,那繁華的夜景里,五光十色的燈光也顯得有些暗淡。不期而至的冬雨夾雜著飄逸的雪花,讓我真實的感受到了冬天的存在。夜愈來愈深,冬雨也仿佛和著夜的節拍越下越大。它沒有了春日的嬌貴,也沒有了夏日的張狂,更沒有了秋日里的浪漫,有的只是沁人的冰冷。有雨的夜晚,尤其是冬雨的靜夜,靜思的心靈,飛翔的很遠很遠,為情、為愛、為思念、為希望……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福利彩票喜乐彩开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