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角望 / 雜聞 / 閱讀街區 | 文廟路上風雅事

0 0

   

閱讀街區 | 文廟路上風雅事

2019-11-14  圓角望
說起文廟,上海人首先聯想到的一定是舊書市場,但是,你知不知道文廟是怎么會吸引那么多讀書人的?
文廟路不長,560多米,東起河南南路,西迄中華路。文廟路215號是上海明代海防道舊址,清咸豐五年(1855年)當時的上海知縣選擇在此處重建毀于上海小刀會起義的文廟。文廟是中國古代祭祀孔子的地方,又稱孔廟、夫子廟。歷史上的文廟往往是地方上的最高學府。府一級的文廟叫“府學”,縣、鎮一級的文廟叫“縣學”“鎮學”,這些統稱為“學宮”。所以上海的文廟在清代也被稱作“上海縣學文廟”,也有人把文廟路稱做學宮街。
每年春秋兩季的祭孔活動,到了1919年“五四”運動后,自然就被徹底終止了。之后,上海的文廟里曾辦過圖書館,建過公園。解放后,上海市人民政府撥款重修文廟。20世紀八九十年代,又對文廟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修繕。2002年,文廟被公布為上海市文物保護單位。
真是托孔子的福,1986年前后,文廟竟自發地聚集了眾多書商,成為當時上海最大的新舊書刊集散中心,據說曾一度占據上海書刊批發市場將近九成的份額。之后就有人提議文廟能否開設像巴黎塞納河舊書市場、東京神保町古舊書街類似的集市,于是每周日,文廟舊書市場便與公眾見面了,一直持續至今。
相對于裝修得井井有條的新書店,很多像我一樣的讀書人還是更偏好逛舊書攤,總覺得一本新書拿在手里,怎么都沒有幾十年前舊版書的那股書卷氣。記得早年間文廟舊書市場的攤位是用粉筆一格一格劃出來的,攤子上的舊書堆得雜亂不成章法,由人隨便翻檢。其實大多數人搜訪舊書,都憑一股子傻勁,也沒有系統體系,隨性而至,興盡則返。當年曾一度迷上了讀印譜,特別是文人治印的印譜。文人治印,講究的是遣詞造句,像“吟到梅花字亦香”“詩品官階兩不高”“不使人間造孽錢”“世上事越作越不了”,讀印譜亦是讀散文小品,很“殺時間”,也算偷的浮生半日閑。那天發興要買本常熟顧湘、顧浩伯仲輯錄的《小石山房印譜》,遍尋文廟不得。于是便像嘮叨的祥林嫂,不停地念叨那本印譜。治印的方家馮磊兄自告奮勇幫我去覓。真是要念一聲阿彌陀佛,才一個禮拜,便收到了他寄來的《小石山房印譜》。據說是在文廟用幾冊老版的黑皮印譜與別人交換的。如今再翻到這本舊書,就像和馮兄老友重逢,書里存著人情,暖得很。
仔細想想,買書看書,要這般挑剔,是陋習。有人跟“舌尖上的”導演陳曉卿說,普魯斯特在《追憶似水年華》里提到了一種用潘帕斯草原上的牛做的牛排。陳曉卿一聽,趕緊買了一套,花了兩個多月時間把兩百四十多萬字的書看完,就是沒找到潘帕斯牛排。陳曉卿找那個人問:“你說的牛排,我怎么沒有找到?”那人回答記錯了,是《加繆傳》里提到的。陳曉卿長長松了口氣,幸虧那哥們沒說潘帕斯牛排出現在索爾仁尼琴的《紅輪》里。讀書不是謀生,隨性一些便好,這觀點或許和文廟里那位孔老夫子提倡的不一樣,風吹哪頁讀哪頁,那才是清閑歲月中的風雅事。其實是有些替古人擔憂了,讀書和接吻一樣,這么古老且迷人的溝通方式,應該是永遠不會過時的。(沈琦華 文/攝)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福利彩票喜乐彩开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