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中王 / 書畫攝影 / 懷同樣心愿者無別離!——吳冠中和他的師...

0 0

   

懷同樣心愿者無別離!——吳冠中和他的師友/中國文化報

2019-11-14  棋中王

懷同樣心愿者無別離!

——吳冠中和他的師友

迎春(國畫) 陳之佛 浙江美術館藏

牧童(國畫) 李可染 浙江美術館藏

陳緯

    在吳冠中的藝術生涯中,與眾多藝術大家有過交往。除了林風眠、陳之佛對他的藝術人生有過極大的影響,還有朱德群、熊秉明、李可染、石魯等,吳冠中多次回憶與他們的交往和相互的影響。2009年,吳冠中向浙江美術館捐贈一批油畫、墨彩畫、速寫等作品,其中的16件為他的師友作品,這些作品見證了他們對藝術創新不懈追求的足跡,彌足珍貴。

    吳冠中雖不是林風眠的入室弟子,但其中西融合的藝術新路對他影響很大,他們之間的感情很深,因此也可以說吳冠中是林風眠的學生。中國畫家吸收西方繪畫主流的一般是寫實手法,如徐悲鴻。但林風眠卻取法自印象派等現代西方繪畫精髓,如塞尚、高更、馬蒂斯、畢加索等,是一條拓荒之路、孤獨者之路。他給學生畢業紀念冊上題的“為藝術戰”,即是與庸俗戰、與因襲保守戰、與生搬西洋戰之意。吳冠中認為,林風眠的畫是抒情詩,蘊藏著深遠的意境。

    抗戰勝利后,林風眠回到上海,為吳冠中結婚畫了紫藤小鳥,畫面十分溫馨輕松,沒有平常創作的沉重。1961年,林風眠在中國美術館舉辦過一次展覽,畫的是高壓線、幼兒園的兒童、捕魚的漁民、收獲的人們,也是欣欣向榮的場景。“文革”后,他申請出國探親,與家人團聚。臨行前,吳冠中趕到上海與恩師話別,林風眠對他說:“我到法國后,將盡力做點中法文化交流方面的工作。”出國前,他給吳冠中寄了一幅畫,畫的是葦塘和歸雁,青藍色調。吳冠中回復了四句詩:“捧讀畫圖濕淚花,青藍盈幅難安家;浮萍葦葉經霜打,失途歸雁去復還。”

    在杭州藝專和北平藝專合并于四川時,吳冠中畢業留校任助教,得到校長陳之佛的關愛照顧。陳之佛對他十分賞識,吳冠中在回憶文章中把陳之佛視作慈父般的恩人。1946年,吳冠中在南京結婚時,陳之佛是證婚人,并畫了《迎春》作為賀禮。這一年,教育部選派百余名學生赴歐美留學,其中美術方面只有兩個名額。當時,吳冠中以全國甄選考試第一名的成績被錄取,赴法國巴黎留學,開始了他藝術人生新的一頁。其實,吳冠中一直不知道,當時參加筆試答題的批卷人正是陳之佛。關于吳冠中出國留學,還有一段綿延60年的感人故事。2006年春節,吳冠中收到來自南京的一封信,是陳之佛女兒陳修范寫來的。信中說她找到了父親1946年抄錄的一份學生試卷,但未署名,問吳冠中是否知道此事。原來,當年陳之佛受委派評閱出國留學生美術史試卷,當他看到一份答得非常優秀的試卷時,禁不住用毛筆抄錄了全卷,并給了最高分。事后吳冠中去看望老師時,陳之佛讓他背誦了自己的答卷,這才對上了。但陳之佛并未告訴他自己筆錄了這份試卷。60年后,吳冠中看到了恩師當年筆錄的試卷,不禁感慨萬千。

    回國后,董希文向徐悲鴻推薦吳冠中到中央美術學院任講師。當時,他與李可染住對門。李可染十分重視寫生,吃透傳統,又探求新途。他的國畫山水采用光影手法加強深遠感,黑白相間,縱橫交錯,氣勢貫通。李可染常說:“可貴者膽,所要者魂。”“用最大的力量打進去,又用最大的力量打出來。”吳冠中十分欣賞他的創新精神,還專門寫文章分析其藝術成就。李可染對自己的作品十分嚴謹,從不當眾表演。他送給吳冠中的《牧童》,開始并沒有題款,在吳冠中選定后才躲到房間認真題了字。

    吳冠中很晚才認識石魯,他們僅見過兩次面,且都是在醫院里。吳冠中十分欣賞石魯,他的畫面大都被歸納、統一在方與圓的基本構成上,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形成其獨特的藝術風貌。他的《轉戰陜北》從人物的身影到前山后山,大大小小的形體都基于方,形象中“大”與“方”的單純處理迎合了“大大方方”的概念,產生磅礴的氣勢。方與圓兩種基本形狀的并存控制了整個畫面并交錯著向外擴展。這一特點來自陜北民間剪紙。

    熊秉明是吳冠中同科赴法國留學的同學,吳冠中學的是繪畫,熊秉明學的是哲學,后來改為雕塑。在法國,他們是很好的朋友。1950年,他們曾為回國與否進行了徹夜長談。據他們回憶,當時討論的焦點是:技巧沒有成熟,不能得以依賴,如何回去開展工作?抽象的純粹技法是不存在的,得投入生活創造自己的技巧,形成自己的藝術風格。他們討論到第二天凌晨7點,熊秉明很疲倦就回家睡覺去了。熊秉明后來說,一覺醒來已是1982年,32年沒有再見面。他說,這30多年仿佛是那一夜談話的延續,兩人的命運已經判定,無論是吳冠中還是他,“都從此依了各自的才能、氣質、機遇扮演不同的角色,以不同的艱辛取得不同的收獲。當時不可知的、預感著的、期冀著的,都或已實現、或以幻滅、或已成定局,有了揭曉。醒來了,此刻,撫今追昔,感到悚然與肅然。”回國后,吳冠中做了他們討論話題的探路者。他曾給熊秉明寫信,在信中說:“今生我們恐怕已不能見面,盼我們的作品他日相晤,待它們去互吐衷腸吧!”后來,熊秉明送給吳冠中兩件雕塑,一件是魯迅浮雕像,是熊氏1999年為北京大學百年校慶留歐同學會贈送作品的初稿;另一件是鐵鑄的牛。巨大的鐵牛雕塑現在南京大學校園,塑造的是魯迅孺子牛的精神。兩件作品都與魯迅有關,魯迅是吳冠中一生最為推崇的人。

    1935年,朱德群與吳冠中在杭州學生集中軍訓營相識,朱德群帶他參觀國立杭州藝專,使其愛上這所學校。當時,吳冠中放棄浙江大學高工學籍,投考藝專。朱德群與他從杭州到重慶,再到南京,10余年志趣相投。1947年,吳冠中考上法國公費留學,朱德群去了臺灣。1955年,當朱德群來到法國巴黎,吳冠中卻已回國。在國立杭州藝專時,朱德群與吳冠中都向潘天壽學過中國畫,潘天壽的藝術風格對他們影響很深。朱德群的油畫蘊含中國山水畫氣韻生動的美感,他的抽象繪畫總讓人有故國之音、鄉土之色,抽象而又具象。吳冠中說:“朱德群畫面的主要構成因素是動,每幅畫都是一部運動的和聲,他將運動的節奏之美統一在和諧的色調之中,讓人隔著水晶看狂舞而聽不到一點噪音,粗獷的力融于寧靜的美。”朱德群的作品大都無題,都是別人命題,只有一幅畫是他自己命題的,便是《懷鄉》。

    吳冠中與他的師友都懷有“為藝術戰”的精神,他們是現代藝術的拓荒者,共同筑起了20世紀中國美術最亮麗的一片天空,在中國藝術史上熠熠生輝。在吳冠中誕辰百周年之際,緬懷他們為我們留下的豐厚的精神財富,雖然他們離我們遠去,但他們高大的背影告白歷史:懷同樣心愿者無別離!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福利彩票喜乐彩开结果查询